?

“蘿卜章”之禍:一枚200元“假”公章引發的思索

2017-06-06 10:01 來源:未知
  

時至今日,那些在民生證券”蘿卜章“事件中斥入巨資以期獲得高額回報,而最終卻血本無歸的投資者們依舊不相信,當初自己購買的竟然是一份假理財產品,尤其是在那明晃晃的公章之下。

2015年9月,民生證券爆出山西太原長風街營業部原總經理許靜涉嫌偽造公章、虛構新三板投資項目詐騙投資者的事件,此后,公安機關介入并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2017年4月,該案終于塵埃落定,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下達了《刑事判決書》,根據一審判決,許靜犯詐騙罪與合同詐騙罪。

然而,受害投資者對此卻并不認可,一位投資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之所以購買許靜介紹的理財產品,一是看到合同和公章,二是合同是在民生證券的營業部內簽署的,因此從沒懷疑過這一切是假的。他認為,民生證券應與許靜共同承擔責任,將受害者的錢款全額退還。也有投資者表示,目前已對民生證券和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營業部正式提起訴訟,該訴訟已被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

就此,第一財經記者致電函民生證券,但民生證券表示,近期不對該事件進行回應。

事實上,自去年以來,“蘿卜章”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在監管措施愈加嚴厲的金融市場上演,荒誕之余也令人反思:這道防線緣何一再失守?同時,這也引申出另外一個問題,在“蘿卜章”事件中,同樣作為受害者的金融機構,究竟應該負有何種責任?

從200元的公章開始

民生證券”蘿卜章“事件源于2012年。根據判決書,許靜在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證券營業部任職期間曾詢問過她的丈夫、被告人梁平有沒有刻章的渠道和方式,梁平告訴她報紙上有一些小廣告,而后許靜將涉及民生證券印章的照片通過微信發給梁平,梁平聯系刻章,并在太原市萬獅京華酒店附近取到這枚假章。

有意思的是,這枚假章僅僅價值200元,據梁平供述,他一共幫許靜刻過兩枚公章,一枚是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公章,還有一枚也是民生證券總公司的章。后來,許靜再次讓梁平幫她私刻公章,梁平只將做假章人的電話給了她。

梁平說,他之所以幫助許靜私刻公章,“是因為我家的錢以及親朋好友的錢都在許靜那里。她通過控制錢控制我,要挾我必須聽她的話。”

這200元的公章在日后起到了關鍵性作用。公訴機關的指控顯示:從2014年9月份開始,許靜為了騙取他人的信任,詐騙更多的資金,通過虛構民生證券投資理財、新三板投資理財、炒股等投資項目,私刻公司印章和客戶簽訂虛假合同等手段,詐騙那海斌、張瀟等20人共計3億元。

第一財經記者從兩位投資人手中獲得的一份《基金委托理財協議》顯示:其頁首不僅標注了民生證券的Logo,頁尾同時也加蓋了民生證券的公章。

該協議顯示:兩位客戶的投資資金存續期均為3個月,但投資收益卻相去甚遠。其中,一位投資金額為100萬元的客戶,其除去各項相關費用后固定收益為5.5%,而另一位投資金額為1600萬元的客戶,其除去各項相關費用后固定收益為12%。

根據判決書,這份協議是假協議,協議上公章也是假公章。假協議是由被告人許波從2014年9月份開始,在許靜的安排下幫助印制的。

盡管大多數投資者相信這份協議是真實存在的,但也有投資者提出質疑——一位那姓投資者在判決書中的證言顯示,他在決定投資之前去北京民生證券總部考察項目真實性。但結果卻是,許靜提前安排其助理來總部將一份密封檔案袋交給總部工作人員,再由工作人員轉交給帶領投資者前來考察項目真實性的許靜。所以,投資人在民生證券總部拿到的是許靜和投資人、民生證券三方的基金委托理財協議的空白文本,以及許靜和民生證券兩方的新三板基金份額投資協議的空白文本。

對此,民生證券一位高管在判決書中的證言顯示:民生證券未開展過所謂的“新三板投資理財業務”,許靜開展的“新三板基金理財業務”是其個人行為。據該高管所知,營業部應該沒有進行過新三板業務宣傳,更不應該發放相關資料。公司總部從來沒有安排過下屬營業部搞過新三板業務宣傳。2015年4月24日許靜帶領投資人來公司總部考察“新三板投資理財業務”的相關監控錄像已被覆蓋,無法恢復記錄。

但投資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之所以購買許靜介紹的理財產品,一是看到合同和公章,二是合同是在民生證券的營業部內簽署的,他從沒懷疑過這一切是假的。

“我們在營業部簽合同的時候,許靜都有專人拍照,而且敞開門。一共有兩位經紀人參與,經紀人下面的業務員有名片、給客戶發的信息內容合同,這都是公開的行為。”投資者張勇說。

“蘿卜章”背后的責任認定

于是,這就牽涉出一個模棱兩可的問題,如何看待許靜的這種行為,究竟是屬于職務行為還是個人行為。

那么,在既往的法院判例中,是如何看待“蘿卜章”的,以及“蘿卜章”事件背后,“公章”的所屬單位究竟是否負有某種責任?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公布的一份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 (2013)滬高民五(商)終字第17號《民事判決書》中體現出司法機關的部分觀點。

該案主要內容為:曠文雪等十數位投資人各自先后與吉糧期貨有限公司(后更名為東方匯金期貨有限公司)上海營業部的時任負責人吳曉林簽訂了《客戶資金委托理財合作協議書》,這些協議書受托人處有“吳曉林”的簽名,且加蓋有“吉糧期貨有限公司上海營業部”的印鑒,上述投資人根據協議書約定將理財資金存入戶名為“吳曉林”的中國建設銀行資金卡賬戶內。

但經庭審查明,投資人的資金實際上并未進入吉糧期貨的賬戶,而是進了吳曉林的個人賬戶,最終導致投資人錢款無法兌付。

該案的一個爭議焦點就是印章的真實性以及吳曉林簽字的真實性。對此,二審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公章在我國是公司對外做出意思表示的重要外在表現形式,根據公司法原理,持有公章是一種客觀狀態,公章本身并不能夠直接代表公司意志,某人持有公章的事實,只是反映該人可能有權代表公司意志的一種表象,還需要結合公司內部授權來進行審查。而法定代表人作為最基礎的公司意志代表機關,才是公司意志的當然代表人。同理,本案中吳曉林作為東方匯金上海營業部的負責人,該內容標明于東方匯金上海營業部營業執照中,對外具有公示效力,其簽字在外足以代表東方匯金上海營業部行為。因此,如果吳曉林簽字為真實,即便營業部印章為假,亦不能對抗外部善意第三人和否認吳曉林的職務行為。

該案投資人的委托代理人、上海力帆律師事務所李新奇律師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對于認定“蘿卜章”案件中涉案嫌疑人是否是職務行為,一個重要的標準是,被害投資人與涉案嫌疑人簽訂理財協議時是否有充足、合理的理由信任他是在履行職責,如果雙方在公開的營業場所,且由負有一定職責的人員簽字,無論印章是否真實,都應該被視為職務行為,涉案嫌疑人所在的金融機構完全應該為此擔責。但如果雙方不是在公開的營業場所簽署合同,那么,投資人就負有審慎鑒別的注意義務,具體審理時還需要借助更多的證據才能判定是否為職務行為。

“簽約場所不同,責任的判定有可能就不一樣。” 李新奇說。

“許靜案件”投資人代理律師、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主任楊錫鋒對第一財經記者說,許靜作為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任命、并經工商管理部門核準的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營業部的負責人,以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營業部的名義,在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營業部營業場所內與眾多委托人簽訂與民生證券太原長風街營業部相關的合同,在合同上簽名并加蓋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公章,其行為應是職務行為。

監管層態度趨嚴

事實上,近年來“蘿卜章”事件頻頻曝光,一再挑戰金融行業原本的審慎原則,比如國海證券100億元債券代持事件,平安信托理財產品資金池中的資金涉嫌被銀行人員、資金中介和多家企業套取使用等,諸多案件背后都藏了一枚“假公章”。

但楊錫鋒認為,在金融領域根本就不應該存在“蘿卜章”這樣的說法,“‘蘿卜章’概念其實是普通民商事領域的,不應該適用于這樣的風險極高、且高度監管的領域。”他說。

楊錫鋒同時表示,在屢次的“蘿卜章”案中,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在于如何確定公章的私刻行為,這也是監管的關鍵點和難點所在。

“司法鑒定機構在認定公章真實性時,往往拿出公章真正持有人提供的檢材樣本與所謂的假公章進行比對,只要兩枚公章并非出自一處,由此判定公章為假,但我們都知道,一家公司往往有多枚公章,每個公章都不一樣,只要公章持有人拿出一枚不一樣的檢材樣本公章,就肯定會形成差異,但以此判定真假是否有失公允。”楊錫鋒說。

李新奇認為,近段時間以來在金融領域爆發多起“蘿卜章”案背后,暴露出這些金融機構內部監管體系失靈,“在蘿卜章案件中,往往并非只有一個參與者,很多都是單位內部多個部門、多個崗位工作人員協同作案。若僅僅在案發后處理幾個涉案的個人,并不能起到震懾和遏制的作用。在處理這類案件中,除了讓行為人為自己的行為承擔罪責之外,涉案金融機構也應當依法承擔應有的民事責任。而作為金融監管部門,則要從制度上、規則上去堵塞漏洞,加強監管,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維護正常的金融秩序。”他說。

針對國海證券發生的債券風險事件,5月19日,證監會公布對國海證券及相關責任人處理結果,而早在2015年底,證監會亦對民生證券下達了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從類似的“蘿卜章”事件的處理結果來看,監管層的態度越發嚴格。

在對于民生證券的處罰中,證監會責令民生證券暫停新開證券賬戶六個月。而在對于國海證券的處罰中,證監會不僅對國海證券采取暫停資產管理產品備案一年、暫停新開證券賬戶一年及暫不受理債券承銷業務有關文件一年的行政監管措施。同時,還處罰了2名違規人員,也對與事件相關的5名違規人員移交中國證券業協會注銷證券執業資格;對負有管理責任的2名分管高級管理人員撤銷任職資格;對負有監督責任的3名歷任合規總監公開譴責;對其他有關人員責令公司進行處分。此外,對負責國海證券內部控制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證監會還將對其執業質量進行核查后,依法處理。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 重庆快乐十分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