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派印章收藏第一人

2017-06-13 10:09 來源:未知
  

篆刻是中華民族獨特的傳統藝術。始于先秦,繼及兩漢,尤其明清以來,隨著各類印石的大量運用,文人篆刻蔚然成風,名家輩出,流派紛呈,于方寸之間盡顯天地之美,堪稱中華藝術的璀璨瑰寶。

近世以來,印石收藏名家不乏其人,而汪統先生可謂是印石收藏領域之翹楚,被譽為“海派印章收藏第一人”。尤為難得的是,汪統雖收入有限,屬工薪藏家,但時機把握得好,常年積累,以滴水穿石之功成為一代收藏大家,堪為海派藏界一絕。

汪統(1916-2011),出生于上海嘉定,畢業于上海著名教會學校——上海圣約翰大學,自署“忒翁”,因其屬龍,故別稱“潛龍”,其祖籍嘉定老宅堂名“春暉堂”,為滬上聞名的印石收藏家和書法家,收藏了明清以來篆刻印章200多方以及一批無款珍貴名石,包括田黃石、雞血石、壽山石、青田石等名石極品。汪氏收藏富甲一方,在數量和質量上都屬大觀,在海內外收藏界有很大影響,篆刻名家朱復戡還曾專為他治印逾百。

不拘一格藏印章

汪統本業為一名會計師,然而他對中國文字獨特的美感和結字推崇備至,因此醉心書法,尤以小楷清峻挺秀為最。汪統認為,研考中國傳統文化,一定要接觸中國文字的演變,而印章在這方面就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雖然印章的流傳不及書籍那樣豐富,但從收藏角度來看,卻有其獨到之處,因為從印章中可以看到不少有關傳統文化的記載,以及不同的表現手法,用以補充書籍的不足,而這也正是他偏愛收藏印石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實上,汪統最初開始走上印石收藏之路,是源于對印章的實際使用需求。汪統曾表示,他愛好寫字、作詩,在作品上總要蓋上私章,對于不同的作品,往往要鈐姓名、別署等大小、形制不一的印,有時還要用上起首章、壓腳章以及各種閑章等,而這就需要購買各類石章請篆刻家治印以備用。

在收藏印章之初,汪統并沒有專門針對“田黃”“雞血”“壽山”“青田”等名貴品種而收藏,更多的還是講求實用,盡量選揀一些比較合適自己的印石,其中有未刻過的,也有很多已有刻面的,有些品相好的、手感也好的便留著不舍得用掉。汪統曾自述,他起先對于石質的分類是不懂的,一方印石,覺得捏在手上舒服、顏色可愛就買下來;而有些舊印石的刻面刻得不錯,印文的內容也是自己能用上的,就保留下來自己使用;還有一些刻面不中意的,就把它磨掉,另外請人刻制。正因為這樣不拘一格地購買印石,造就了他所收藏的石種品類特別多樣豐富,并且時代跨度非常大,從明清時期的名家治印到現當代的各類名貴石品,可謂無所不備。

在汪統的印石收藏中,有一方篆刻大家陳巨來為汪氏所刻的艾葉綠石印章,堪稱印石中之珍罕極品,也是汪統生前最珍愛的印章之一。艾葉綠石色青翠、質靈秀,石質用手摸之,細如嬰膚,有一種石中分泌油脂的溫潤細膩感覺,其紋理在強光之下呈半通透狀,由于石頭受水沖蕩滾動而成的裂痕又經過千萬年的水中氧化,而出現紅格,如雨后彩虹,異常美麗。肌體之中含銀色金屬沙點如夜空繁星閃爍,甚是動人。印章的石質顏色,綠中含黃,黃中帶綠,絕妙至極。“艾葉綠”歷來為石中名貴上品,與“田黃”“白芙蓉”并稱為“壽山石三寶”,產量極少,無脈可尋,可遇而不可求。也正因為此,艾葉綠石被明清文人推崇為“石中之首”,直至清中期以后,其地位才逐漸被“田黃”所取代。

盡管在汪統的印石收藏中,“田黃”“壽山”“昌化”“青田”等都是他十分喜愛的石種,但他認為,收藏印石不能簡單地從價值上去考慮,多品種的印石收藏更值得賞玩。對于壽山石的選擇與賞玩,汪統認為,壽山石品類繁多,質地細膩、溫潤、凝結,與眾不同,容易受人喜愛,他在選擇時會非常注意印石手感、色澤及品相,如果有格、筋、砂、釘等瘢點便不可取。此外,對于判別一方供人把玩的印石的優劣,包漿也是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新的印石沒有包漿,給人的感覺就顯得單薄;而好的包漿是經人把玩了很多年才逐漸形成的,氣韻充足。每一方老印石因為它的傳承經歷不同,或許束之高閣、小心翼翼地秘藏,或許漂泊零落、在街角陋肆間輾轉。每當我把它們捏在手里,細細品味它們或光亮或坎坷的皮殼,就好像也體會到了這方老印石的百年身世。”汪統曾自述道。

金石有緣翰墨知音

因為收藏印石,汪統結交了很多金石篆刻和書畫界的朋友。許多篆刻名家都曾為汪統治印,其中就包括王福廠、唐醉石、鄧散木、朱復戡、來楚生、陳巨來、錢君匋、徐三庚、高式熊等。

據汪統生前講述,他與陳巨來是通過同鄉顧福佑介紹認識的。“陳巨來那里我去的次數比較多,他曾經介紹我買過一部《十鐘山房印譜》。別人常說陳巨來脾氣不太好,老是批評別人,結下了不少冤家,也因此吃了很多苦頭。其實,我與陳巨來相熟之后,覺得他還是很好相處的,我與他在一起總是談論印石。他給我刻過不少私章,其中一方,印面為‘汪統私印宜身至前迫事無間愿君自發封完之印’,他說,這種印文只為人刻過一方。”汪統曾自述道。

汪統與鄧散木的相識、相交則比較早,汪統最早的一批自用印大多是鄧散木為他所刻。在嘉定金沙塔(又名法華塔)修建后的地宮中,有汪統捐贈的鎮塔紀念品,即是鄧散木為汪氏刻的私章一對。

而篆刻名家朱復戡(字百行)歷時一年多為汪統治印百余方更是堪稱中國印壇一段佳話。據汪統生前講述,上世紀40年代末,有一天,他買到了一幅齊白石畫紅梅的扇面,扇面背面是空白的,于是他的一位同學便邀請朱復戡為扇面題字。“復戡的作品,當年用‘百行’兩字的比較多,寫好后,我一看是用石鼓文的字體題寫的,十分滿意。同學說百行的篆刻比書法更負盛名,而彼時,我正在請滬上各篆刻名家為我刻私章,就由這位同學介紹到朱復戡住處去請他奏刀。幾天后取到兩方對印,其布局和刀工的獨到之處令我欽佩之至。于是,陸續地請百行刻各式備用私章,前后累積有一百多方,內容多為名號、堂號、別號等自用印,以及一些我喜歡的詩句。”汪統曾自述道。

之后,汪統決定將這百余方印章鈐拓成冊,編為印譜,留作紀念。于是,便委托宣和印社于1951年春3月出版了《為疁城汪氏刻百鈕專集》,而這本百鈕專集也成為朱復戡為數不多的重要印譜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書畫名家馬公愚對朱復戡的治印贊譽有加,還特意為此百鈕專集撰寫序文,對朱復戡的治印和藝品推崇備至。

汪統先生將畢生心血全部投入在了印石收藏上,其生平對收藏的每一方印石都不離不棄,深有感情,常有人來重金相求亦不能得。今年適逢汪統誕辰一百周年,在汪統家屬的支持下,近日,由海上印社主辦了“紀念汪統先生誕辰一百周年——汪氏藏印展”,將汪氏舊藏的印章珍品呈獻出來供業界欣賞,并特別出版了鈐印本《疁城汪氏春暉堂藏印選》,收錄了汪統所藏50多位金石篆刻名家的120余方印章。

文章來源:http://www.etyhrb.live/yzcs/204.html


? 重庆快乐十分开奘结果